loader
无响应,点重新加载

周韵的真人秀,才够真

  女人头顶戴花能有多美,便是人美画美,相得益彰。

  周韵满头戴花的场景就好像一股提早赶来的春风,一下子温暖了看客的心境。

  人间有一种美貌,人们见到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夸赞明亮的眼睛,不是夸赞高挺的鼻子或樱桃般的嘴巴。人们只会感叹,悦目佳人,见之忘俗,别有韵味。

  周韵就有这么一张脸。她的五官并不能精准地套进如今网络世界中所推崇的整容模版中,但美得让人指不出任何需要增添的一笔或是删减的一处。

  那种美而“不自知”的舒展不用刻意去展示某一个角度,因为最简单的美丽是由外向内的“画皮”,而最难得的美是由内向外的“画骨”。

  她所在之处美得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个场景。很难捕捉一个形容词去形容周韵,好像只是“中国女人”这四个字能一下子淋漓尽致表达出周韵所有的底色。

  以周韵和丈夫姜文在影视界的地位,你也许不会理解为什么第一次参加综艺的周韵会选择《万里走单骑》这样一个并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的综艺。但若是有心看一看,会发现周韵和这个节目的气质意外合适。 

  周韵来参加《万里走单骑》并不是为了通过节目在观众心中塑造一个怎样的周韵,或者说去扮演一个观众接受的人设。她好像就是单纯地想在节目中通过游览和沟通的方式去了解中国的文化遗产,因此出现了文章开始“周韵戴花”的画面。没有一点架子,或者故作外来客夸张的“好奇”,周韵直接坐在了太阳能晒到的墙角下,让人帮忙梳起了头发。

  从夜雨打芭蕉的景德镇就走到了“欲作家书意万重”的洛阳。

  “李凤姐做差事,不该斜插海棠花。将军将花忙拾起,我与你插。”美人就很像一件器物,人人赏之,却又自带疏离,但是人人又想懂她,看到她背后的故事。在节目中,她习惯性地去倾听,但她依旧有自己对于整个对话的思考。

  周韵总是出现在姜文的电影里。在姜文的镜头下,周韵美得很有韵味,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便是《让子弹飞》中的花姐。

  虽是风尘中的女子,举止间掩饰不住的倔强,话语间有着意外的懵懂和纯真。

  在姜文的电影《邪不压正》中,同样是旗袍换了一身又一身。每一套旗袍的重点并不在于突出女人的妩媚,它们没有完全贴合周韵的身体曲线,甚至有一些宽松。

  精致的刺绣或是只有简单的棋盘格或者波点元素,素净端庄,但就是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大气女人。

  这些旗袍统统来自王汁(Uma Wang)之手。了解时尚圈的你也许听到过这样一句打趣的话:每一个从国外学设计归来的富二代,都希望自己变成中国第二个Uma Wang。

  王汁曾就读于东华大学在中央圣马丁继续学习后,在2009年成立自己的同名品牌Uma Wang。品牌风格深受安特卫普学派的影响,从Dris Van Noten的印花美学到Masion Martin Margiela的结构中孕育出自己的特色和理念,针脚之间更是自然流露出东方的美感,亦中亦西,成就了Uma Wang 的底蕴。

  周韵在电影宣传时候,几组美出圈的红毯图的裙子也都出自Uma Wang之手。在别人争奇斗艳,好似天上仙女打架的场景里,她的裙子总是那么简单,那么素雅,那么周韵。

  有人说这种美比极具攻击性的美要难上一点点,在她的眼睛里能看到满足后的“疲倦感”,那种我和谁都不争的“不屑”。

  ■2021年,第15届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

  周韵说自己从来没有像电影里饰演的女人一般疯狂、执着过。对于人生,她是一个非常妥协的人,遇到什么样子的生活就去接受,就去过怎么样的生活。

  在世俗的概念之中,“妥协”是一个非常负面的词汇,妥协带着逃兵的心态,不战而败。但好像只有经历过生活的人才会明白,对生活持有“妥协”或者随遇而安态度的女性拥有多少勇气和智慧。

  就像周韵一样,在舒展的深处总能感受到她旺盛的生命力。就好像,已经不需要再去招摇自己的美丽,静静在那里足以惊艳无数回眸。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如文章或图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信息

无评论

推荐时尚新闻

关闭